首页 > 娱乐 > 正文
普陀区这些道路名背后的红色历史你知道吗
更新时间:2019-06-30 21:58:59 点击数:59 

  你有没有想过,每天来来往往经过的道路,路名都有一番讲究?在普陀区,金沙江路、大渡河路、泸定路,这些道路名都是当年红军长征走过的地方,它们的背后都有一段段耐人寻味的红色故事。

  这些有趣的路名,或许可以先从上海的道路命名规则说起。上海道路名最大的特点就是名字大多取自全国各行政区和名山大川,比如南京东路、四川北路、延安中路、江苏路、汉口路、绍兴路、黄河路、华山路等等,并发展出道路名与全国版图对应的有趣现象。

  如果将一张上海地图和一张全国地图叠放在一起就会发现,浦东新区对应东部,道路多见山东地名,如崂山路、潍坊路、德州路;虹口、杨浦两区对应东北,多见内蒙古和东三省地名,如赤峰路、海拉尔路、哈尔滨路、海伦路;徐汇区对应西南,则多广西地名,如桂林路、百色路、钦州路。那么普陀区呢?

  作为上海西北部的大区,普陀集合了多个西部省份的名字,比如普陀的北面有取自陕西的富平路、岚皋路、铜川路;西面的桃浦地区则多甘肃地名,比如武威路、敦煌路、祁连山路。而位于普陀西南部的长风地区则呈现出一番高原气象,云岭东路的“云岭”来自云南西北部的云岭山脉。大渡河路、金沙江路的两条大江则源自青藏高原,流经青海、四川、云南等地。丹巴路、泸定路则取自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的丹巴县和泸定县,中江路取自四川德阳的中江县。同普路取自昌都地区的同普县,但随着行政区划的调整,这里已更名江达县,同普则成为其下辖的一个乡。

  这些地名中不少与万里长征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。毗邻长风的长征镇就是最好的证明。1958年,正值“人民公社”时期,长风地区属于长征公社(现为长征镇),隶属于上海市西郊区(也叫过真如区,后划归普陀区)。起名长征公社是为了纪念红军长征,传承长征精神、继续的决心。公社下设的许多大队的起名也带有色彩,例如:五星大队、红旗大队、万里大队、长征大队等,整个地区充满了“红色”气息。

  金沙江路和大渡河路是普陀区政府附近两条主要马路,开筑于1956年,呈东西向与南北向的十字交错。

  而说起这两条大江,你或许会想起作于长中的《七律•长征》:这首诗写于1935年10月,当时率领中央红军越过岷山,长征即将结束。回顾长征一年来所战胜的无数艰难险阻,心中满怀喜悦的战斗豪情。

  1935年4月,蒋介石为了不使红军渡过金沙江,下令控制渡口,毁船封江。在红军进抵金沙江前夕,敌人已将所有船只掠到北岸。5月初,军委干部团接受了抢夺江边皎平渡的任务。他们翻山越岭日夜兼程180里,在金沙江边的渡口幸运地找到了一条船。原来这条船是送探子来南岸探查情况的,而探子不知跑到哪里去了。后来,他们又在当地农民的协助下,从水里捞出了一条破船,用布把漏洞塞上。然后,他们乘坐这两条船悄悄渡到北岸。敌人的哨兵以为是探子回来了,没有在意。红军就来了个突袭,一举消灭了一连正规军和一个保安队,控制了皎平渡两岸渡口。后来,他们又找到了五条船。从5月3日至9日这7天7夜里,红军主力就靠这7只小船从容过了江。而担任后卫的9军团奉命一直在黔西绕圈子,牵制敌人部分兵力。等到两天后追兵赶到南岸时,红军早已毁船封江,远走高飞了。这一事件被称为是“巧渡金沙江”。

  大渡河是岷江的一大支流,水深流急,两岸是险峻的群山,地势险要,大部队通过极其困难。在这里有着两场值得称道的战役,“强攻大渡河”和“飞夺泸定桥”。

  5月下旬,当红军要渡过大渡河时就没上次那么容易了。在河畔的安顺场有川军部队和堡垒驻守,24日红一团趁着夜色冒雨从下游突然发起攻击,击溃川军2个连,占领了安顺场,并找到1只木船。25日晨,红一团开始强渡大渡河。刘伯承、聂荣臻亲临前沿指挥。18名勇士靠着一艘小船分两批渡河,岸上轻重武器同时开火,掩护突击队渡河,最终击溃对岸敌军取得胜利。

  泸定路是一条南北向马路,是儿童医院的所在。2010年,泸定路桥完工通车,自此可越过苏州河,从普陀直通长宁区威宁路。而有意思的是,长征中也有著名的“飞夺泸定桥”一役。《七律•长征》中的“大渡桥横铁索寒”指的也正是这一战。

  泸定桥始建于1705年,是一座横跨大渡河的古桥。桥长103米,宽3米,13根铁链固定在两岸桥台落井里,9根作底链,4根分两侧作扶手,共有12164个铁环相扣,全桥铁件重达40余吨,桥两岸还建有汉式木结构的桥头古堡。

  自清以来,泸定桥就是四川入藏的重要通道和军事要津。部队为了守住这处要塞,拆去了桥上约八十余米的桥板,并涂上了机油,以机枪、炮兵各一连于东桥头高地组成密集火力,严密封锁泸定桥桥面。

  1935年5月29日,红军在强渡大渡河后,沿大渡河左岸北上,到达泸定桥西岸。22位勇士为先导的突击队,身挂冲锋枪,背插马刀,腰缠十来颗手榴弹,冒着枪林弹雨,在铁索桥上匍匐前进,战斗仅用了两个小时,便惊险地夺取了泸定桥。整个泸定桥因此而成为中国党长征时期的重要里程碑。

  现在,泸定桥畔还建有纪念馆,向人展示这场壮烈的战役,也成为许多游客“红色线路”中重要的一站。

  丹巴路是长风地区一条南北向道路。它曾经是普陀区的一条“断头路”,自2010年打通后,大大方便了交通,勾连起了长风生态商务区和中环商务区。

  红军在长中走过不少边远地区,并与当地少数民族结下了深厚友谊。丹巴就是红军在长中留驻时间最长的藏区县域之一。现在这里以古碉、藏寨、中国最美丽的乡村闻名中外。

  红军于1935年6月中旬和10月中旬两次到达丹巴,于1936年7月离开北上,前后留驻将近一年。

  红军驻丹巴期间,在全县传播思想,并建立了康巴地区第一个根据地,建立了丹巴县苏维埃(又名格勒得沙)政府和大桑区、巴旺、巴底、丹东、城内、连耳、聂呷、半扇门乡苏维埃政府。同时,还在丹巴组建了第一支藏族红军武装。

  翻雪山、过草地,可以说是长中最艰苦的路程,其间伤亡惨重。位于丹巴境内的党岭山就是长征路上红军翻越的海拔最高的雪山。党岭山主峰海拔高度为5470米,山上终年积雪,空气稀薄,风暴、雪崩不断。“党岭山,党岭山,上下总有二百三,终年积雪无人烟,十人上山九不还。”藏族同胞曾经这样奉劝部队绕开这座大山。

  而1936年2月,红四方面军依旧咬牙坚持越过了这座高峰,据统计红四方面军在西进康北期间至少翻越了11座雪山,其中许多战士埋骨于这巍巍雪山间。

  新闻据史料记载,当日原计划20万人的,最终筹备会统计的报名人数多达44.7万人,实际人数达到了50万人。而次日上海报章更是以《上海昨日空前大沸腾,百万人》予以渲染。

  果帅帅娱乐网今天各位读者看到的几张照片均未见诸于当时的报刊。一个多甲子的岁月之后,当我们从当年那个大时代来临之际的宏大叙事的语境中抽离,细细体味一下“时代细节”时,感喟往往更甚——

上一篇:面包娛樂頭條 現場直撃《世界表演藝術錦標賽WCOPA 2019》新聞發佈啟動禮

下一篇:小新娱乐解说]我的世界NPC空岛 上 我还是那个帅帅的小新 (没有中和下对没有别

关于我们   About us      联系我们   广告服务   供稿服务   法律声明      招聘信息      留言反馈
新闻线索:(0123)12345678 投稿邮箱:123456@163.com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鄂尔多斯在线的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Powerd by 鄂尔多斯在线 版权所有